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保险 > 保险知识 > 正文

保险合同成立前的告知义务

来源:未知 编辑:保险理财网 时间:2018-04-07 阅读:

  一、告知义务的概念与性质

  保险法上所谓“告知”,是指保险契约订立时,投保人或者被保险人向保险 人所作的口头的或者书面的陈述。“告知并非保险契约的一部分,但可以诱致 保险契约的订立。告知本身并不使告知人受到契约成立后可能发生事项的约 束;如受此约束,则成为他方同意签订契约的一项承诺或条件而非告知”。根 据各国保险立法,在保险合同订立时,投保人或被保险人应当将保险标的的有关 重要事项如实告知保险人,这就是通常所说的告知义务。我国《保险法》第17 条确立了告知义务制度:“订立保险合同,保险人……并可以就保险标的或者被 保险人的有关情况提出询问,投保人应作如实回答。”

  关于告知义务之外延,其主要学说有二:一是“广义告知义务说”。该说主 张,告知义务,除订立保险契约时,投保人对于有关保险标的之重要事实应据实 告知外,还包括保险契约成立后危险增加时的通知义务及保险事故发生时的通 知义务。二是“狭义告知义务说”。该说则主张,告知义务仅指订立保险契约之 告知义务而言,而不包括各种通知义务在内。“广义告知义务说”仅是对保险 法上“告知”与“通知”一种望文生义的字面解释,未把握二者的实质意义与差 别,未免穿凿附会。从我国《保险法》的相关规定来看,告知义务制度与通知义务制度为两个不同的范畴,两者之间大异其趣。简曰之,就口知乂务与通知乂务 关系而言,二者之义务主体虽均为投保人或被保险人一方主体,但告知义务为保 险契约成立前的“先契约义务”,其制度之功能与效用在于“估测危险”;而通知 义务为保险契约成立后的“附随义务”,其制度之功能与效用在于“控制危险”。

  告知义务之性质主要为:(i)法定性。从产生依据看,告知义务并非契约义 务,而是法定义务,即为保险立法所强加给投保人的“拘束”,是法定义务。 (2)先契约性。告知义务不是合同义务,因为这时保险合同尚未成立,无合同义 务可言,它是法律加之于投保人的合同订立前的义务。(3)间接性。告知义务 与其他法律上之纯粹义务不同,违反纯粹义务时,法律一面允许权利人诉请强制 执行,以实现其拘束,一面允许相对人请求损害赔偿,以制裁之;而违反告知义 务,保险人则不能强制投保人履行此项义务,通常亦不能请求损害赔偿,仅在违 反此义务时,对义务人课以一定不利益之法律上的拘束,以收间接强制其行为之 效果。因此,称之为间接义务。

  二、告知义务之立法根据

  告知义务制度在立法上的根据,学说颇多。主要有:?(1)合同要素说,亦 称合意说,认为订立合同的当事人对于合同内容的危险程度及其范围等,必须有 意思合致,合同才能有效成立。如不由投保人负这种告知义务,则保险人对于自 己所承受的保险不能明确认识其内容,与意思合致的要求相背。但批评者认为, 依合意说,则订约时危险程度等事项不管投保人是否己知,是否有过失,只要声 明事项与实际事项稍有不符,合同即不成立,这不仅对投保人过于苛刻也违背保 险之精神。(2)诚意合同说。认为保险合同为最大诚意合同,其基础在于相互 之伯赖,因而于订约时,投保人对有关危险之重要事实,理应据实告知于保险人, 使双方具有平等的认识。但也有学者认为,依此说,则投保人只要对自己信以为 重要的事实,就须向保险人据实告知,但是否与真正事实相符,则非所问,这与事 理相悖。(3)瑕疵担保说。认为有偿合同当事人须负瑕疵担保责任,保险合同 为有偿合同的一种,如投保人隐匿,遗漏或为不实之说明,为隐匿瑕疵,应负一定 责任。但是,异议者认为有偿合同的瑕疵担保义务为附随于合同效力发生后的 义务,而告知义务是订立合同时投保人应负担的义务,二者的性质迥异。(4)危 险测定说,又称危险估计说。认为保险合同的成立,须先测定危险率,计算保险 费,如投保人不对重要事实进行告知以协助测定危险,则合同难以成立。因此, 投保人的告知,为促成合同顺利缔结,促进保险技术运用所必需。

  上述各种学说,各有利弊,而危险估计说为多数学者赞同,成为通行的一种 学说。通说认为,虽估计危险之大小,原为保险人之责任,但每为技术上所限制, 因而使投保人为重要事实之告知以为协助,可使契约顺利缔结,技术圆滑运用。 我国《保险法》第17条规定:“投保人故意隐瞒事实,不履行如实告知义务的,或 因过失未履行如实告知义务,足以影响保险人决定是否同意承保或者提高保险 费率的,保险人有权解除保险合同。”即采此种学说。

图文精选:

Copyright © 2015-2018 mbaoxian.net. 保险理财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33275号-2

知道创宇云安全
Top